主页 > 常识移动 >指鹿为马重演,负荆请罪罕见 >

指鹿为马重演,负荆请罪罕见


2020-07-11


指鹿为马重演,负荆请罪罕见

(网络截图)


悲剧经过蕴酿后,可以创作成笑话;但笑话变成现实,那些人就是一个悲剧。当整个社会重新上演一次「指鹿为马」,推波助澜的人也没有负荆请罪。但是正所谓「勿以恶小而为之」,不义之民,又岂会有善终呢?

数千前的教训,成语「指鹿为马」,大家耳熟能详,但是香港就正正重现了同一件事,「指羊为狗」。事源一个名叫Loy Ho(何来)的人,在网上指控元朗金辉径的食肆「文乐美食小炒王」(下称文乐),声称该店卖的不是羊而是狗,并获专业人士助证,引来网民蜂拥抨击。然而,在事件未明真伪之下,泛民的立法会议员邝俊宇即去信警方调查,令文乐受到进一步的压迫,其后更厚颜到文乐与店主同枱食饭。到前日该店公布食环署的化验结果,证实店中所卖的确是羊,而非谣言的狗。

古语的训诫,可供后人从错误中学习。「指鹿为马」,训诫后人切勿颠倒是非,须要分清黑白;「负荆请罪」,训诫后人犯错后应主动向对方承认错误,请求责罚和原谅。两个成语,都是因错事而起,教的是人应当正直诚实,坦然认错。

两个流传千年的古语,小学生也明白的道理,却是那些泛民议员及其支持者所遗忘,甚至始作俑者的何来,也未见道歉。当化验结果出炉后,有头有面的泛民议员邝俊宇,却是连坦然认错也欠奉,若无其事,似是忘记自己作为议员,未明事实真伪,就以权力向政府部门施压,祸及无辜,这是滥权,此其罪之一。单凭相片,不辨真伪,未有求证,表现自己关心事件,但却连自己求证的功夫也不做,贸然去信政府,是既要赚廉价的掌声,却不打算付出一分一毫,实乃不负责任,此其罪之二。既是无理向小店施压的压迫者,却要与店主装朋友,伪装持平公正,寡廉鲜耻,此其罪之三。泛民的支持者或者盲动的群众,在得知自己「指羊为狗」后,所作所为,与赵高指鹿为马一般,有的敢直言承认马再认错的,但少之又少;有的以阴谋论说辩驳;有的以店主公开摆放动物尸体,是侮辱动物云云,拒绝认错,为己开脱——若果公开摆放动物尸体就是侮辱动物,那幺街市肉档实在罪莫大矣!

中国秦朝,奸臣弄权,指鹿为马,可以蒙蔽君主误国,尚有人民起义;现代香港,上有港共威权,下有民粹盲动,民意代表的泛民议员邝俊宇可以未明真伪,即去信警方调查,真相大白,民意代表和群众对自己的指羊为狗,未有悔意。面对悲剧,人要了解当中过失反省己身,才能够进一步昇华为喜剧,不义之民,只会沉沦于永远悲剧之中;而义民,自然可以假以时日笑谈悲剧。

 

 

注一:成语「指鹿为马」,语出于《史记.秦始皇本纪》:

八月己亥,赵高欲为乱,恐群臣不听,乃先设验,持鹿献于二世,曰:「马也。」二世笑曰:「丞相误邪?谓鹿为马。」问左右,左右或默,或言马以阿顺赵高。或言鹿者,高因阴中诸言鹿者以法。后群臣皆畏高。

语译:秦二世胡亥登位后第三年,赵高因为义军势大,打算弒君,另立新君平息民怨,但害怕朝中的大臣不服,所以设计试探。他命人献上一头鹿给秦二世,并在群臣面前指着鹿说:「这是我献给您的马。」秦二世笑说:「丞相跟我开玩笑吧?怎幺将鹿说成是马呢?」赵高问朝中左右的大臣这究竟是鹿还是马,有的默不作声;有的为了讨好赵高,就说献上的是马;有的坚持说是鹿。赵高暗中记下了那些正直大臣的名字,后来就借故把他们杀害了。朝中大臣从此怕了赵高。

 

 

注二:成语「负荆请罪」,语出于《史记.廉颇蔺相如列传》:

相如功大,拜为上卿,位在廉颇之右。廉颇曰:「我为赵将,有攻城野战之大功,而蔺相如徒以口舌为劳,而位居我上,且相如素贱人,吾羞,不忍为之下。」宣言曰:「我见相如,必辱之。」相如闻,不肯与会。相如每朝时,常称病,不欲与廉颇争列。已而相如出,望见廉颇,相如引车避匿。于是舍人相与谏曰:「臣所以去亲戚而事君者,徒慕君之高义也。今君与廉颇同列,廉君宣恶言而君畏匿之,恐惧殊甚,且庸人尚羞之,况于将相乎!臣等不肖,请辞去。」蔺相如固止之,曰:「公之视廉将军孰与秦王?」曰:「不若也。」相如曰:「夫以秦王之威,而相如廷叱之,辱其群臣,相如虽驽,独畏廉将军哉?顾吾念之,彊秦之所以不敢加兵于赵者,徒以吾两人在也。今两虎共鬬,其势不俱生。吾所以为此者,以先国家之急而后私雠也。」廉颇闻之,肉袒负荆,因宾客至蔺相如门谢罪。曰:「鄙贱之人,不知将军宽之至此也。」卒相与驩,为刎颈之交。

语译:蔺相如因渑池之会被拜为上卿,廉颇忿忿不平,说道:「我身为赵国将军,有着攻城野战获胜之大功,而蔺相如只不过靠巧言之功,居然位居于我之上;而且蔺相如出身卑贱,要我位居其下,对我而言实在是极大羞辱。」于是廉颇声言,如果他看到蔺相如,必定会羞辱他。蔺相如在得知此事后,不肯与廉颇会面。在早朝时,经常称病不去。有一次,蔺相如出门时,在远处望见廉颇,即时改变行车方向,以躲避他。但这个举动使得其门客亦感到羞耻,质疑蔺相如胆小怕事。蔺相如无奈,只有向他们说道:「大家认为廉将军可否与秦王相比?」众人回答:「不可」。蔺相如再说道:「即使以秦王之淫威,我也敢在大殿上对其叱喝,并羞辱秦国群臣。我虽然不是甚幺勇者,但怎幺可能怕廉将军?其实我只是顾念赵国之社稷,强秦之所以不敢攻打赵国,是因为有我们两个人在。两虎相斗,必有一伤。如果我公然跟廉将军闹翻,秦国必定趁机出兵攻赵,赵国就危险了。我之所以如此躲避廉将军,实在是因为国家大事远较个人恩怨为重。」廉颇在得知此事后,即时袒露背部,并背负荆棘至蔺相如门前谢罪。廉颇说道:「我实在是鄙贱的人,竟然不知丞相如此宽宏大量,因而来此谢罪。」蔺相如接受廉颇的道歉,结为生死之交。
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
小编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