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动态下载 >如果可以利用「限制」,创作就无需逃离现实──与艺术家陈淑强对 >

如果可以利用「限制」,创作就无需逃离现实──与艺术家陈淑强对


2020-07-02


如果可以利用「限制」,创作就无需逃离现实──与艺术家陈淑强对

我用平常跟朋友聊天的方式来做这个採访,但限定一个时间点,在这之前抓出重点。人与人的对话,总能打开最大的经验值,而且产生不同的提问和互动。

➨➨前期回顾:多生猛的破烂!──与艺术家陈淑强对谈(一)

与阿强聊作品很有意思,在聊他最常做的金工饰品创作时,他提到自己锻鍊技艺的方式是複製作品,透过複製磨练技艺。而观看阿强的雕塑作品,其中使用的材料,有些看似没有作用,却填补了很重要的观念位置,可以开启一道门。

你让很多材料都有角色,比如你作品里的铁容易上升,木头反而是沉下去的,它们的角色有奇特的互补作用。你要不要谈一下你常常找什幺材料?你的想法是什幺?比如你好像有蒐集骨头?

有啊,这些都是我的材料,蜂窝、各式各样的种子。它们自己本身的美感是其他东西无法取代的,而且它自己本身就有存在的意义,那个意义是完整的。

应该先讲你怎样开始拾荒的感觉?(笑)

唷,拾荒的感觉啊(笑)。这幺说吧,我每次去某个地方,看到有些被人丢弃的东西,它本身还有很多的可能性,会觉得可惜。它是有美感的东西,但是却被丢弃了。

难道新的东西没有美感吗?

新的东西有一个问题,它没有经过时间的洗礼,没有被人触摸过,没有跟人培养过什幺。所以新事物的特徵是:新,但是没有生命力。假若一个东西不断被某个人拿在手上把玩了几十年,结果这个人走了,东西却还是留着,那这个东西对我来说就会很有感觉,因为它经过时间的洗礼沉澱,它曾经被投射了许多的感情或者其他,它是被关照过的。新的东西没有这个属性。当然新的东西也是很多人关注与通力合作之下才做出来的,可是那个诞生的成品是成千上万的,它们都等着要跟某些人发生关係,它才会有其他的意义存在。

如果一个盘子被摔破成四、五块,把它拼凑起来就是一种完美;但你的创作不只是如此,当你捡到一个破碎的盘子,你是用另外一种方式去创作。可是,你怎幺判断这个作品「做完了」?

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,我也很难描述这个状态。老实说,我不知道它何时会结束,因为它的开始也不是我设定的,可能在我捡到某个东西(材料)之后,才开启一个作品诞生的过程。至于你问我怎幺决定它完成了没?我没有决定,而是觉得做不下去了就会停止。有时候可以达到一个完成度,但假如没有,那我就会放着,有可能过了两年,它又触动了我什幺,于是我又继续执行。对我来说作品永远是一种暂订的状态。就好像我手上的这些材料,为什幺我会认为它们是美的,就是因为它们没有结束。结束与否由我个人眼光来判断一定有缺陷,我不会做出最后的决定。理想的创作是,我将这个东西做好了,这东西最好在我手上还有三年、五年,因为它还可能迸出别的火花。

这个是我第一批做的雕塑品。比如这上面的海绵,我捡到它的时候是在海边,它经过自己的生命历程后,到了我的手上,我将它创作为现在的模样。我一样会希望它经过另外一次转化,有它自己的生命历程,可是在这件作品上,它的转化变得很少,因为海绵不断萎缩,但这样的萎缩,却给了这个作品特别的意义存在,因为这是长时间造成的,很有合理性。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
小编推荐